很遺憾,因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導致無法獲得最佳瀏覽體驗,推薦下載安裝谷歌瀏覽器!

国产在线高清视频无码不卡|不敢呻吟的人妻被中出中文字幕|japanese 日本丰满少妇|精品熟女少妇一区二区三区|

  • <track id="jskni"></track>
  • <track id="jskni"></track>

    1. <tbody id="jskni"><div id="jskni"></div></tbody>

      李誕「偷師」張一鳴

      2023-06-09  來自: 藍洞商業 趙衛衛

      李誕出版了一本新書,名字叫《李誕脫口秀工作手冊》,這原本是一本寫給笑果文化新員工的工作手冊。

      從書名就能看出來,這是一本個人經驗+實用主義的冊子。如果你讀過李誕之前出版的文學類作品,你能看懂他文藝的一面,而當讀完《李誕脫口秀工作手冊》,你才能看明白他身上的實用主義。

      把李誕的實用主義投射到互聯網世界,我們發現了一個很好的對標人物,那就是從不文藝、實用(practical)至上的張一鳴。

      當然,二者不可同日而語。一個是脫口秀內容行業的代表人物,一個是互聯網平臺公司的靈魂化身;一個出身編劇,一個是程序員出道,但這不妨礙找到兩位80后之間的惺惺相惜之處。

      脫口秀在創造娛樂內容,用李誕的話說,脫口秀演員應該去發現人心靈共通的現實;字節跳動則在構建平臺,其依賴算法匹配構建的一套技術系統正在深刻影響中國商業和大眾娛樂文化的現實。

      歸根結底,大道至簡,背后的邏輯是相通的。他們既要思考行業拓展、留下什么的問題,也要面對輸出價值觀和方法論的問題。

      ego的大小

      李誕是研究互聯網的,在談到脫口秀演員和觀眾的關系時,李誕就引述了產品經理俞軍關于用戶定義:“用戶不是自然人,而是需求的集合”。

      在《俞軍產品方法論》里,俞軍舉例說明了用戶是需求的集合這個問題——比如微信,假如通信功能的用戶是11億,微信支付的用戶是3億,公眾號的用戶是5億,按需求來算,微信的用戶就不是一般統計意義上的11億了,而是超過11億。

      俞軍當然也提到了另外一個例子——以新聞資訊起家的今日頭條。

      “假設其通過提供新聞資訊達到了1億用戶量的規模,然后又在資訊的基礎上做了視頻、社區、汽車、教育等幾十個產品且這1億人大多在用,如果只看日活躍用戶,那還是新聞資訊吸引的這1億人。那今日頭條的用戶數增加了嗎?其實是增加了的,本質上,頭條系列產品已經滿足了幾十億用戶的需求,因為它滿足的用戶需求多了N倍,它創造的用戶價值也遠不是用1億日活躍用戶能評估的。”

      李誕在書中提到了微信,但沒有提到今日頭條。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從俞軍的啟發中延伸出自己的邏輯:脫口秀的觀眾也不是自然人,而是與你價值觀共鳴的集合。

      他意在表明脫口秀講故事也是一種價值觀的輸出,“我們呈現自己價值觀的目的,是去找到跟你想法一致的人,而不是改變盡可能多的人。”

      早年間,張一鳴也面臨過“今日頭條有沒有價值觀”的靈魂拷問,張一鳴在回答里,強調承擔社會責任,但不想教育用戶。“如果你非要問我頭條的價值觀是什么,我認為是——提高分發效率、滿足用戶的信息需求,這是很重要的。”

      而為什么脫口秀的價值觀,不是改變可能多的人呢?

      李誕書中后半部分的問答環節點明了關鍵,他這么說的目的是,“不希望大家有那么大的ego”,不要覺得說口秀就可以改變世界,不想讓大家有這種幻覺,即便這種改變是會發生的。

      小ego,大格局這個道理,如今也是寫在字節跳動企業文化里的一條。

      張一鳴之前闡述過很多遍,其出發點是公司層面,“大家可以想像下電子運動或者宇宙中的星球,ego小,格局大,有更大的發揮空間。相反的是,一個箱子內裝了很多膨脹的氣球。”

      “ego小”重復多的當屬2020年的8月,當時TikTok在美國遭遇危機,剝離Tiktok業務也讓字節跳動在國內輿論遭遇很大壓力,張一鳴當時在第二封內部信中反復提到了三次“小ego,大格局”,不要在意短期的損譽,耐心做好正確的事情。

      職場人,不管做內容還是做平臺,“ego小”成了天天講月月講的口頭禪。

      “難而正確”

      作為騰訊視頻《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的總策劃和總撰稿,李誕在書里形容笑果文化是,“一個新興行業的獨大卻弱的公司”。

      李誕的新書里講,首先這是一份工作,工作的本質就是交易。對于脫口秀行業的新人們來說,他們首先要明白李誕的良苦用心:讓這家破公司變好,我們一起面對市場,降低脫口秀行業面對市場的交易成本。

      降低了這個新興行業面對市場的交易成本,也就意味著脫口秀從業者面對市場的成本降低了。那時,笑果文化離職出去的人再創業,難度就比幾年前小多了。

      面對年輕人,李誕給出的建議是做“難而正確的事情”,這是美團創始人王興掛在嘴邊的話,也跟張一鳴屢屢提到的“和志同道合的人做有挑戰的事”異曲同工。

      李誕已經記不清“做難而正確的事”是從哪看到的了,雖然雞湯,但工作久了,李誕還是發現這句話的道理。他在書中記得清楚的,都是經濟學家羅納德·科斯、劇作家梁左、作家王朔、導演北野武等人的案例。

      張一鳴早年提到,公司業務增加,核心的關鍵是讓人才的密度超過業務復雜度的增加,有挑戰的事情其實就是復雜度不斷增加的,需要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

      所以,合格的CEO是合格的HR這句話,早已經成為創業者的圣經之一。

      那么,如何做“難而正確的事”?

      李誕初期的建議是:剛進入職場,只要是符合道德不違法,什么活錢多干什么活。“不要想那么多。就是哪個公司大就進哪個公司,哪兒給錢多去哪兒干。這個市場還是非??陀^誠實的,你是不會得到超過你能力范圍之外的錢的。”

      這句話的意思,跟字節跳動“大力出奇跡”似乎也是一個味道。

      作為一個文人,李誕也會面對脫口秀帶來的重復工作和沒有挑戰性的自我懷疑,“脫口秀對我來說,是相對容易的事,有時候也是不正確的事,它偶爾正確,但它不是一直都正確。”

      什么是“不正確的”?

      有時候《吐槽大會》里的節目嘉賓的選擇上并不是李誕想要的,一些話題的設置也不是李誕希望看到的,但處在沒辦法的狀態,就會變成一個妥協的結果,“這不是我真心的愿望,但這是我的工作。”

      留下什么

      “炸場是副產品,正如名利是副產品”“人是目的,不是手段”“只要對節目好的,就是對的”“寫不好,還寫不壞嗎?”“完成比精彩更重要”。

      這些心得體會,都是李誕這么多年做脫口秀的經驗之談。這是對脫口秀行業新人的諄諄叮囑,也是對創意行業從業者們的異曲同工。

      更重要的是對“留下什么”這個問題的回望,這個問題或許也同樣適用于在今年宣布辭去CEO的張一鳴。

      李誕在書中說,在笑果文化或者在這個世界上,李誕這個人重要的作品肯定不是哪檔節目,哪場秀,或者哪本書。

      “而是我在笑果文化內部建立的讀稿會的文化和制度,讀稿會的氣氛,方法和大家在里面同心協作的精神氣質。”

      李誕在書中也分享了開讀稿會的正確方法,圍繞著效率,“帶東西來”、“目標明確”、“誰負責聽誰的”、“用更好的創意否定別人”,這些開讀稿會的方法當然是笑果文化成為今天國內脫口秀頂流的重要原因之一。

      笑果文化的“讀稿會”,跟字節跳動在推廣B端產品飛書時宣揚的“飛閱會”方法一致。所以2020年11月,笑果文化CEO賀曉曦給飛書站臺的時候,就已經提到了李誕創作完成的這本3萬字的工作手冊,李誕是用飛書把這個手冊分享到公司全員大群里的。

      讀稿會是笑果文化所有節目的心臟,李誕說,“我認為讀稿會是我重要的作品,有這個東西之后,很多工作我就可以不用做了??梢酝ㄟ^它的運轉實現讓別人來做這些事情,成為一個可以交接的東西。”

      卸任CEO的張一鳴會如何回答“留下什么”這個問題?當然也不會是抖音、今日頭條、飛書或是APP工廠里的任何一個作品那么簡單。

      關鍵詞: 李誕   張一鳴        

      戰略定位:商經網——專業電子商務與鄉村振興綜合服務平臺

      商務專線:19991868687

      CopyRight ? 版權所有: 商經網 技術支持:商經信息 網站地圖 XML 備案號:陜ICP備11012929號-1


      掃一掃訪問移動端

    2. <track id="jskni"></track>
    3. <track id="jskni"></track>

      1. <tbody id="jskni"><div id="jskni"></div></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