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遺憾,因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導致無法獲得最佳瀏覽體驗,推薦下載安裝谷歌瀏覽器!

国产在线高清视频无码不卡|不敢呻吟的人妻被中出中文字幕|japanese 日本丰满少妇|精品熟女少妇一区二区三区|

  • <track id="jskni"></track>
  • <track id="jskni"></track>

    1. <tbody id="jskni"><div id="jskni"></div></tbody>

      艾愷:企業家群體能幫助中國傳統文化復興

      2023-07-18  來自: 《中國慈善家》


      艾愷

      漢學家 芝加哥大學歷史教授  《最后的儒家》作者 艾愷


      《中國慈善家》:有人提出,或可通過引導中國慈善家、慈善機構走向世界來助力儒家文化,一如基督教通過慈善把福音傳到中國,因為中國慈善文化的根基是儒家文化。作為長期研究中國社會、歷史、文化的漢學家,你怎么看?

      艾愷:中國的慈善文化跟儒家文化當然有關系,它講“仁者愛人”,但是,依我看中國文化中慈善的觀念主要不來自儒家,而來自佛教。

      儒家文化中,人與人的關系存在差序格局,圈是家,第二圈是家族,第三圈可能是我住的村子,第四圈之后就越來越遠了,分得很清楚。對于陌生人,一個儒家會愛。但是佛教不一樣,它跟基督教一樣認為眾生平等,包括動物在內,所以一個佛教徒對于陌生人也有義務。中國的很多慈善機制,例如孤兒院,就是到了宋朝理學中融入了佛教的成分之后才有的。

      《中國慈善家》:是不是可以這樣理解,你認為,如果沒有佛教思想的融入,以儒家為根基的中國文化中的慈善觀念就會相對薄弱一些?

      艾愷:是呀,應該是薄弱一些,可以說完全不一樣。中國的士大夫很特別,他們對社會有義務感,覺得為了老百姓要做一點事情,春秋戰國的時候就有了這種理念。當時其他的別的社會沒有這個觀念,他們認為老百姓對他們才是有義務的。這個是儒家的思想,一直延續到現在的所謂“儒商”身上。“儒商”要做儒家傳統里的君子,所謂君子就是要為社會服務,為老百姓服務,所以,我雖然賺錢,但對社會也有義務,要幫助窮人、不幸的人。但是,你不要忽略佛教思想的貢獻,是它從內在強化了君子對老百姓的責任感。中國有“積德”這個觀念,它原來就是佛教的東西,為的是未來、死了以后。

      《中國慈善家》:最近兩年,“儒商”這個詞熱了起來,不少企業家開始自覺地以“儒商”為追求。杜維明認為,這個企業家群體將成為真正積極推動儒家文化復興的力量。你怎么看?

      艾愷:完全贊同,非常贊同。梁漱溟先生的理想是,復興儒家應該是民眾自發的一個運動。如果這些大的商人真的接受儒家的文化觀念,那他們就有力量可以幫助,不要說儒家的,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復興。理由跟杜維明先生一樣,不能光靠政府。就像梁漱溟先生說的,中國社會像一塊豆腐,政府像一個鐵鉤,鐵鉤好意地想幫助豆腐,結果是豆腐碎了。也不能光靠學者的“新儒學”,它不過是學術界的一個東西,就是開什么座談會討論一些問題,或者出學術性的書和文章,跟大社會、跟社會風俗、風氣沒有多少關系。企業家不一樣,他們一是面向社會的,可以接觸全世界,再是他們有資源,包括資金、視野等等。

      《中國慈善家》:梁漱溟先生以王陽明為思想導師,如今中國不少被稱為“儒商”的企業家也推崇王陽明,日本企業家也推崇王陽明。梁漱溟先生對王陽明思想的吸取可以給他們提供怎樣的啟示?

      艾愷:梁先生為什么把王陽明當作他的老師?依我看,有兩個原因:個原因很明顯地是因為王陽明強調知行合一。你所謂的知識,如果沒有實踐,就不算真正的知識。梁先生是很贊成這個觀念的,這也是他為什么也喜歡美國哲學家杜威的原因,因為杜威強調實用主義。第二個原因,我前面也說了,理學有佛教思想的成分在里面。我想說,如果沒有理學,沒有把佛教思想和儒家文化綜合起來的那種思想,就不會有“儒商”這個觀念。

      《中國慈善家》:你認為,中國儒家文化的復興正在到來嗎?

      艾愷:依我看,到了這個階段,復興中國文化的時機到了。

      過去,嚴復把進化論介紹到中國來之后,中國一些知識分子開始批評中國傳統文化,有陳獨秀,有《新青年》,有新文化運動,意思是不要中國過去的東西,因為它們對中國的富強是障礙。不只是“打倒孔家店”,有的人主張把筷子也要扔掉。20世紀的大半時間里,中國的范式就是革命,就是連續不斷地要破壞中國傳統的東西。這是受到了民族主義的影響。中國的士大夫原來的任務是保護中國文化,后來覺得這種文化對發展是障礙,保國要緊,文化不怎么要緊。

      到了這個時候,這是很明顯的,中國經濟發達了,科技發達了,富強了,原來要排除障礙的原因已經沒有了。所以,在這個階段,中國文化終于可以開始復興了。

      但是,你也要看到一個現象,就是其他儒家文化圈里的一些地區,像日本、韓國、中國臺灣、新加坡、香港,70年代發展得非???,也非常好,而且在經濟增長的同時,社會上的問題也比當時的西方社會要少一些,但是他們當時并沒有什么“破四舊”、沒有破壞封建的東西、破壞傳統文化的一切。

      《中國慈善家》:那么現在這個階段,在你看來,中國儒家文化復興的障礙有哪些?

      艾愷:我還是覺得,要先在國內復興傳統文化,中華文化、儒家文化才能當世界的一種模范。為什么呢?中國越來越不像中國了,對不對?就是中國傳統文化越來越沒有了,那也不是最近10年、20年才開始的一個現象,前面說了,可以追溯到嚴復那個時代。

      梁先生原來把復興儒家文化的期望放在鄉下社會,但是,現在看來也很難,因為鄉下現在也跟城市的情況越來越一樣,逐漸地變成一個陌生人的社會,甚至家庭里的感情也淡漠了,何況村子的社區氣氛。

      《中國慈善家》:梁漱溟先生臨終前以“尊重傳統文化,順應世界潮流”囑咐后人。以儒家思想為核心的中國傳統文化如何能夠在順應世界潮流的同時持守自我?

      艾愷:梁先生預測,人類在物質生活得到滿足后,會進化到第二個階段,那就是尋求內在的滿足、內在的快樂、內在的生活,也即解決人跟人的關系,而那是中國文化、中國人的態度可以解決的。所以,他在《東西文化及其哲學》那本書里說了,大概的意思很簡單,就是西方的東西要接納,但是因為人類會向第二個階段移進,所以不能完全放棄中國固有的文化。

      《中國慈善家》:梁漱溟先生曾預言:“世界未來文化就是中國文化的復興。”在你看來,中國文化將在世界文化格局中扮演什么樣的角色、發揮什么樣的作用?

      艾愷:人本來就是動物,為了生存,他們會盡可能地想辦法。不過人又跟動物不一樣,人可以用理智來解決生存遇到的問題。除了理智之外,人和動物還有一個很大的區別,人知道有死,動物不知道。因為知道有死,人類不但要生存,也要生命有意義。那么,生命的意義是什么?不分社會、不分文化、不分宗教,都努力想要解決這個問題,想要兼得生存和生存的意義。不過一直到現在,依然沒有一個完善的、讓世人滿足的答案。人類生存的需求和意義的需求之間的張力越來越強。

      我覺得,人類需要一個共同的道德體系,目前的局面是每一群體都有自己的道德觀念,或者根本沒有道德觀念。將殺害無罪的人當成有道德的、積德的行為。儒家文化、道德系統有可能形成一種解答。為什么?中國傳統文化的宇宙觀是整個宇宙是一個大和諧的整體,每一個部分都是相互依賴的,這使得中國文化的包容性和綜合性很強,它可以融合任何宗教,不排斥任何思想,但同時又可以保存中國原來的道德體系。這是很特別的,別的無論什么樣的一神教都是不可能的,你只要信了,就都會排斥其他文化和宗教。

      但是,我也只是表示我的一個期望,是按照可能性來說的,還不敢下論斷。


      關鍵詞: 艾愷   企業家   中國傳統文化   復興  

      戰略定位:商經網——專業電子商務與鄉村振興綜合服務平臺

      商務專線:19991868687

      CopyRight ? 版權所有: 商經網 技術支持:商經信息 網站地圖 XML 備案號:陜ICP備11012929號-1


      掃一掃訪問移動端

    2. <track id="jskni"></track>
    3. <track id="jskni"></track>

      1. <tbody id="jskni"><div id="jskni"></div></tbody>